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学校里的土皇帝
学校里的土皇帝

学校里的土皇帝

那是大约十年前,我和雅雯结婚不久。雅雯毕业没几年,一直没找到工作。我在北京的单位也是一个小兵,整天干着打杂的工作。那年夏天,公司卖给保定市xx学校一套校园广播电台。用了没几天,出点小毛病,公司派我去维修。准备周六下午去,住一晚上,周日维修完,下午返京。


  因为出差的食宿费实报实销,我问雅雯一起去不。雅雯在家也没事,很高兴和我一起去。


  周六晚上入住宾馆之后,我才得知电台故障已排除,但校长还是欢迎我第二天上午去参观。


  第二天我和雅雯在宾馆睡到9点多,收拾完出门时我惊讶地发现雅雯穿着超短裙。忙问为什么穿这身。雅雯说:看天气预报,这几天这里特热,所以只带了短裙。就呆一晚,没带别的衣服。而且昨天的长裤已经脏了。


  我一看只好如此,打车来到学校。一进校门,看到高校长正在门口迎接。我急忙上前和校长握手,寒暄几句,我向校长介绍我的爱妻雅雯。高校长看到雅雯,表情一下子呆住了:目光从雅雯漂亮的脸蛋扫到苗条的腰身,向下越过黑色超短裙盯到雅雯修长的肉丝长腿上,盯了足有半分钟,最后目光滑过雅雯纤细的脚踝,落在雅雯的8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上。


  我和雅雯此时都有点不好意思,校长也发现此刻的尴尬。急忙收回目光,伸出双手要和雅雯握手。


  雅雯礼貌性地伸出白嫩的右手,一下子被校长紧紧握住。校长来回摸了好几下才松开,然后带我们看去机房看电台设备。雅雯刚才在校长面前一直保持着微笑,等校长一转身,立刻沉下脸来,向我噘嘴。我悄悄做了一个「嘘」的手势,让她不要发作。我巡视了一遍设备,没发现什么问题。校长就陪我们在校园转转。一会来到操场,雅雯发现旁边有一个幼儿园,是连通的,里面有一个秋千。一时玩心又起,一个人跑过去荡秋千了。校长回头看了一眼雅雯的背影说:「小王,你老婆真不错啊。」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不错是指什么,嗯了一声,应付过去。


  校长和我一边聊天,一边慢慢向秋千那边走去。雅雯开始荡了几下,可能觉得高跟鞋碍事。索性将鞋子甩掉,自由自在地荡开了。这时不知从哪过来一个中学生,外表看着挺老实,来到雅雯身边,盯着雅雯的丝腿看。因为荡秋千时,超短裙被风吹起,裙下春光完全暴露。雅雯有些害羞,慢慢停了下来。没等停稳,中学生问:「阿姨,您是新来的老师。」「不是的。」雅雯回答。「您腿上穿的是什么?亮晶晶的。」「哦,是丝袜。」雅雯觉得这个学生很单纯,也直接回答他。


  「可我们学校女老师穿的丝袜和您不一样。」说着,中学生走近,伸手抚摸雅雯膝盖的丝袜。「怎么不一样?」雅雯不知是这孩子好奇,还是好色,并未阻止他。「老师的丝袜只到这里。没有你的这么长。」说着,小孩伸手抚摸雅雯大腿中部的丝袜。「哦,那是长筒袜。阿姨的叫连裤袜。」雅雯冲小孩甜甜地一笑,认真解答着。


  「这样子啊?」说着手往短裙里面摸去。雅雯一看不好,可也不好发作。伸手一挡,发现这个小孩的力量也不小,居然没有阻止住。正在这时,校长离秋千还有十多米,大声喊到:「大勇,别乱来!」声音虽然不大,吓得那学生急忙收手,退后三步。校长走过来,对雅雯说:「他是我儿子- 高大勇,在学校上初三,小孩淘气,你们别介意。」我心想,肯定是官二代,不定在学校做过什么坏事呢。雅雯急忙对校长笑笑,说:「没事的,校长。」然后想从秋千上下来。因为秋千还有点晃动,雅雯伸右脚时把高跟鞋碰翻。校长说了句:我来帮你。然后急忙走过来蹲下,一手抓住雅雯的右脚,一手抓雅雯的高跟鞋,把雅雯右脚的高跟鞋穿好。雅雯想起身自己穿另一只鞋,可一抬起屁股,没站稳,将自己的丝袜左腿完全送到校长怀里。校长双手摸了几下丝腿,才把雅雯的左脚高跟鞋穿好。


  旁边的大勇看在眼里,嘴角微微一笑。


  雅雯整理了一下衣服,说想上厕所。大勇一指旁边的一个独立厕所,带雅雯一起过去。校长和我继续参观。雅雯进入厕所后,大勇自己出来闲转。这时校外走进来一个高中生模样大男孩,手里拿着篮球,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,身体很结实。大勇好像认识他们,跑过去和他们嘀咕半天。我觉得有些不对,和校长说自己随便看看,然后一个人往这走。他们小声嘀咕什么我听不清,但是最后大勇大声对他们说:「记住,搞定这件事之后,我让白洁老师穿丝袜给你单独辅导!」说完2人向厕所走去。我一看不好。急忙绕到厕所另一面看能不能提前发现什么。厕所另一面是毛玻璃的窗户,可能是为了散味,窗户开了一个很大的缝隙。所以里面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
  此时雅雯刚刚上完厕所,站起来整理短裙。2人气势汹汹走了进去。大勇先开口对雅雯说:「你上厕所交钱了么?」雅雯一脸疑惑地说:「还交钱啊?交多少?」大勇说:「100!」高中生急忙补充到:「小便100,大便1000。」雅雯因蒙在鼓里,只好妥协地说到:「那就给你们100。」高中生说:「不对,你是大便。」雅雯反驳说:「我没有大便,你们怎么瞎说?」高中生说:「我闻到味了!」雅雯气得结巴起来:「你,你们想干什么?」大勇说:「不给钱也行,不过……」「不过什么?」「和我们玩玩!」俩色狼嘿嘿坏笑起来。雅雯知道自己落入狼群,尽量稳住心神,说:「你,你们这是犯罪。不怕我告警察抓你们!」「哈哈!」高个男生大笑:「你也不问问我爸是谁!」大勇说:「在保定没人不知道他爸是李刚!公安局副局长!」雅雯知道此时凶多吉少,想掏出手机给我打电话。高中生一拳打在雅雯肚子上。雅雯哎呦一声,坐在马桶上(这个厕所是坐式马桶),手机也掉落一旁,一点也不敢反抗了。两个色狼上来就把雅雯的双手绑在后面的水管上。大勇蹲在雅雯前面,捧起雅雯的左脚,抚摸亲吻丝袜脚背。高中生捧起雅雯的右脚,脱掉黑色高跟鞋,埋头亲吻雅雯的丝袜脚趾。大勇急忙阻止:「咱们说好只是玩玩,不是强奸。不能脱美女的衣服的。启铭,你快把高跟鞋给她穿上。」(这时我才知道这个李刚儿子叫李启铭)启铭不高兴地说:「她高跟鞋没有穿好,自己掉的!」大勇也不想惹他,说:「那一会给美女穿好。」雅雯只能任人宰割,红着脸,低下头。大勇从雅雯脚背摸到小腿,再到大腿,最后把头埋入雅雯短裙之中,亲吻档部的丝袜。启铭把大鸡巴顶在雅雯的肉丝脚心上,来回摩擦。大勇抬起头,说到:「美女这里的丝袜有点破了。」说着刺啦一声,把雅雯档部裤袜撕了一个大口子。往里一看:里面的丁字裤深深卡在逼里。大勇说:「美女,你下面好像在往里吸东西哦。」说完,拽着丁字裤的细线,在逼里来回摆动。雅雯知道自己马上要失身了,用最后的力量摇摆着身体,避开色狼。可结果只能是徒劳的!


  我在窗外心里不是滋味,一方面觉得雅雯此时比平时在家里性感多了,真想加入轮奸的行列,心里幻想,如果我是大勇多好啊;另一方面怕雅雯受到伤害。想不出什么方案,只好在这观察,好在紧急时刻出手。大勇坏坏地把右手中指放到雅雯的阴道口,说:「美女,看你的小穴能不能把我的手指吸进去,如果能,以后可别说是我们强奸你哦!那是你主动要的。」没等雅雯说什么,大勇噗嗤一声把中指齐根插拉雅雯的阴道。雅雯嘴里轻声喊出「啊」的一声。窗外的我真不知道我的妻子此时是痛的,还是爽的。接着大勇连续快速抽动中指,时不时左右摆动。雅雯双腿竟主动往上抬了抬,脚尖绷直,头向后仰着。启铭一直在用雅雯的丝脚手淫。大勇掏出了大鸡巴,对着雅雯的阴道口连续撞击。边操雅雯边说:「大城市的妞果然比咱们小城市的女孩骚哦!」启铭边用雅雯的丝脚手淫边说:「你都玩过多少妞了?」大勇接着说:「学校里有姿色的女老师都被我上过!哈哈!刚来的英语教师- 明艳,被我操得天天要!哈。」启铭说:「厉害哦,明老师刚大学毕业,就被你霸占了。有一个校长爸爸真好!兄弟如果太累,叫我来帮忙。」「刚才不是说好了,语文老师白洁给你操。而且你爸爸是公安局副局长比我爸爸厉害多了!想打谁就打谁,想抓谁就抓谁,在咱们保定就是土皇帝!」「那到是。有福同享。」「同享同享!」大勇边说,边加大抽插力度。我在听到这里,心里十分气愤:这些官二代在小地方胡作非为,无法无天。不过也有点害怕,确实不敢得罪这些人。


  雅雯此时眼神迷离,嘴里哼哼着什么,双腿张得更大了,脚尖和小腿绷成直线,面色潮红,似乎想叫床,又怕害羞,用力咬住下嘴唇。可能是年龄太小,龟头很敏感。大勇又插了几分钟后射了。启铭也跟着射了雅雯一丝脚。两个男生解开雅雯的绑绳,说:「今天的事到此为止!你要敢说出去,有你们好看的!」雅雯战战兢兢整理好短裙,低着头一声不吭。待两人离开,雅雯忙拿纸巾擦拭脚底的精液。过了10多分钟,才从洗手间出来。


  我急忙迎上去,问怎么这么长时间。雅雯一脸不悦,嘴上却说肚子疼。我仔细一看,雅雯的下嘴唇刚才咬出来的一道红印还没消失。然后我们匆匆和校长告辞,回京了。


  【完】